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柳月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28:02
摘要:一弯清溪,曲折索纡,往南20里,便流到了木笼寨下,平缓了起来。在东西不到 00米狭长谷带,住着40多户土著村民,他们是山的孩子,祖祖辈辈以大山为荣。 一
转眼到了榴火舒丹、池塘吐绿的季节。
重峰叠峦的五雷山脉,往南潇洒地一摆,便勾勒出许多峡谷沟涧,生出许多优美的画来。
一弯清溪,曲折索纡,往南20里,便流到了木笼寨下,平缓了起来。在东西不到 00米狭长谷带,住着40多户土著村民,他们是山的孩子,祖祖辈辈以大山为荣。
离木笼寨不远,有一伴月潭,水光天色,一清见底,两岸奇峰倒影,临潭石泉悬泻,泉声竹里,漂来阵阵清香。更有不知名的鱼儿,在潭底卵石中嬉戏,给伴月潭增添了无限生机。
响午,透过阵阵热浪,柳月只身来到伴月潭。这里,她并不陌生,是儿时伙伴玩耍的地方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伙伴们仍对处天赐良潭情有独钟。
柳月走近伴月潭,环顾四周,利索地脱掉衣服,除了一件红兜兜外,几乎一丝不挂。这是野外,柳月也确实够前卫的。她轻舒双臂,跃入水中,潭中溅起点点水花,潭壁荡出咯咯地回声,与波动的奇峰倒影相映成趣。
烈阳在这里成了陪衬,清凉的潭水与炎阳的辐射使水温恰到好处。
柳月似一条美人鱼,在碧绿的潭水中纵横自如。远远望去,碧波丛中一点红,宛如一朵出水芙蓉。山也静了,竹也静了,花也醉了。
缓坡上过来一位“画家”,他是从飞来峰写生下来的。接近伴月潭,一声水响,把画家的目光牵了过去。那是怎样的一幅美景呵,碧绿的潭水,蔚蓝的天,奇峰倒影,鸟声轻唱,一位身段绝美的姑娘嬉戏于碧波中,那不是一幅绝美的野浴图吗,“画家”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,迅速放下写生板,专心致致地描了起来。
“哞!”山颇上突的冒出几头黄牛,后面站着扬鞭驱赶的青年槐根。柳月听惯了山里的牛叫,仍顽皮地在水中畅游。
“啪!”的一声脆响,“画家”冷不防被人赏了一掌,画板从手中跌落,红色颜料溅落画纸上。
“你怎么打人?”“画家”愤怒了。
“哪里来的野种,竟敢偷看柳妹洗澡!”说着又是一拳,“画家”站立不稳,咕噜噜滚去10多米。槐根赶上,飞起一脚,踢得“画家”眼冒金星。
“画家”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擦掉嘴角溢出的血,“你这人怎么不讲理!”
“跟你讲理,那是对牛弹琴!”槐根沉腰敛腹,轻轻将“画家”提起,三两点跳,便到了伴月潭边。
叫骂声已惊动了柳月:“槐根哥,你怎么打人嘛!”“柳妹,你不知道这是条色狼!”“可他没对我怎么样。”柳月说。
“我今天就叫他现原形!”槐根带着股醋劲向“画家”狠狠地铲去。
“不许打人!”柳月唰地一声从潭中跃起,一阵风卷来,将槐根推倒。“柳妹,你!”槐根倒在卵石上,惊诧地说。柳月这才意思到自己毫无保留地裸露两个男人面前,脸一热,忽地翻入水中。“画家”痴痴地望着,竟忘了眼前的威胁。
槐根从地上爬起来,指着“画家”,“你还不跟我滚!”“画家”惊魂未定,慌忙拾起滚落的画板,被槐根一脚踩上,说:“这玩意儿是惹祸的根,你就省省吧!”“画家”无赖,望了伴月潭一眼,埋头走了。
槐根有他自己的小九九。他和柳月一起长大,柳月是这山寨出名的标致人儿。他和柳月也算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随着年龄长大,柳月却越来越野,总爱赶个什么时髦,偶尔一招标新立异,把个山寨弄得纷纷扬扬。
她是山寨唯一习武的女子。当年追随孙中山的三叔公,既是木笼寨的族长,又是柳月的恩师。有着这层关系,一些青春少年有些想法,也只能敬而远之了。
槐根拾起画板,立刻两眼直了。画面上柳月嬉戏于伴月潭中,两岸青山倒影,水流如碧,晴岚飞动,山耸青螺,花草如燃。令人叫绝的是被槐根震落的话笔,从画面上滚过,一条彩虹跃然纸上,恰到好处。
槐根醋意消了一半,他不得不佩服“画家”的功力。槐根见“画家”走远,对着伴月潭喊了一声:“我走了!”柳月头也不回,槐根讨个没趣,赶着牛忽悠悠地走了。
柳月没了兴致,见四周无人,迅速穿好衣服,急匆匆地赶回家。这“画家”是什么人呢?爱问个为什么的柳月这回倔劲又上来了。
柳月离家两年,正值民工打工潮涌向南粤的高潮期,她去了半年,毅然辞职回湘应聘当了一名特警。由于工作需要,她的身份至今没有公开,在乡亲们看来,她仍是一名思想领潮,敢作敢为的山寨妹子。
柳月特训结束,被铁鹰找领导软磨硬缠,要回了这个刑侦苗子。
2天前柳月找铁鹰报到,正值专案组对田大明进行突审的关键时刻。铁鹰将计就计,明里批准柳月回家看望父母,实里却布置柳月查访收集10.18特大杀人抢劫团伙成员活动信息。
铁鹰打出这张牌,也是急中生智。考虑柳月刚受过特训,又从小习武,有很强的素质和应变能力;其次是柳月刚来乍到,职业身份除了局里少数几个领导知道外,社会上还没传开;这三呢,柳月属年轻女性,她的举动一般情况下,不会引人注意。更巧的是,柳月居住的老家正是黑头鲨企图落脚的地方,铁鹰大胆的想法得到了局主管领导的支持。


如铁鹰预计的那样,柳月返乡给乡邻们带来了惊喜,大家七嘴八舌传柳月长高了,变得越来越悄了,人也稳重了。柳月嘴还是那样甜,每天成了大伯大叔,大娘大婶的开心果。更有小时的伙伴们,那个亲热劲,简直比过节还开心。
柳月呢,有了想法,便去找姐妹们闲聊。谁家长谁家短,有时会聊出一些风流事来。柳月陪着大家疯,有时也能听出点道道来。不出二天,这方圆十里的新鲜事儿,尽涌进柳月的脑海。刚从伴月潭回来的柳月,一会便来到了小芹家。
小芹是柳月儿时要好的朋友,如今有了身妊,回娘家歇着。“大婶,我又来看您了!”柳月甜甜地叫道。“看这孩子,还提东西干嘛!坐坐!”小芹妈忙着搬板凳,朝内屋喊:“小芹,柳月来了。”
“是柳月呀,我这就来。”说着,小芹挺着大肚子出来了。“呵呵,小芹,当妈妈的感觉不错吧!”柳月望着小芹说。“感觉挺美的,小家伙隔一会就揣你一脚,跟他爸爸一样不老实!”小芹脸上写满了笑意。
“小家伙他爸不老实!”柳月笑着说。“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小芹典肚子走过来。“看你们姐妹俩。”大婶把话扔了过来。
“哎,大婶!拣点新鲜事说。”柳月笑咪咪地望着大婶。
“新鲜事儿,有!昨日我到月亮湾堂侄家串门,听我侄儿说,水库孤岛老江家去了几个亲戚,说是来采风的。里面还有一个小画家,画儿画得不错,有人还见过他写生。”
“哦,画家?”柳月自言自语。“你见过?”大婶问。
“没、没!”柳月生怕大婶窥穿她的心事,心想,会不会是伴月潭那小子?倒是个神秘人物。
“嘟......”大婶家的电话响了。小芹拿起话筒:“柳月,是找你的!”
“柳月吗?我是铁鹰,你那里好象是信号盲区,手机打不进来,只好用电话跟你联系了。这个号码是你妈告诉我的,说你到朋友家玩去了,对吗?”“呵呵,大哥(为工作方便,改领导叫大哥了),我玩得正起劲呢,有事吗?”
“黑头鲨一伙已进了孤岛,你想办法接近一下,注意自身安全,不要打草惊蛇,摸清情况,我会随时跟你联系。”“柳月明白,大哥保重!”
“柳月,谁呀?”小芹问。“我大表哥,他说两年没见我了,要来看我?”柳月说。“没有只是大表哥那么简单吧,什么时候办喜事可别忘了我们娘儿俩!”小芹说。
“瞧你那鬼丫头!心尽往歪处想。不理你了。”柳月嘴里不饶人,“大婶,我有事先走了!”“这就要走,有空过来串门。”大婶放下手中活计,起身送客。
月亮湾水库位于伴月潭下游 里,湖山拥翠,一湖碧绿。湖中有一孤岛,住着老江家三代5口。修建水库时,政府动员搬迁,老江头死活不肯,他要守着祖宗基业。水库建成时,这里便成了孤岛,方圆一华里,四周碧波荡漾,清凉瓦舍,倒也成了一处景致。
夕阳西下,更有鸟飞鱼跃,白鹤归林,流莺软语,真真切切,切入心灵。乡邻佩服老江头的眼光,居然修得神仙想不到的好去处。
老江头有一对双胞胎女儿,一个儿子,都南下打工去了,老两口便在这碧波水府安享晚年,过起了神仙修为的好日子。
也就是那天晚上,老两口看玩电视剧刚躺下,忽然听得外面有响动,接着便是杂乱的脚步声。老江头一翻身爬起来,手里操了条扁担,轻手轻脚向门边摸去。
“咚、咚!”几声敲门声。“雪姨,我是彪儿,开一下门。”“哪个彪儿?”老江头妻李雪银应道。
“就是您老娘家钟赖家的。”穿地风说道。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她想起钟赖跟一个江湖游医跑江湖去了,扔下娘儿俩相依为命,后来孩子他妈一伸脖子,去了。这孩子命够苦的,她娘家离彪儿家仅一里多路。李雪银叹了一口气,伸手拉亮了电灯。
“老头子,去开门!”李雪银对已摸到门边的老江头说。
门开了,随即进来神色各一的四个年轻人。老江头一头雾水,惶恐地看了看几位不速之客。
“这位想必就是姨夫吧。”穿地风甜甜地叫道。“随便坐。”老江头应道。
“雪姨,冒昧前来,打搅二老了。”穿地风望着李雪银说。“哪里哪里,大家都是乡里乡邻的,我接都接不来呀。”李雪银麻利地跟大家泡茶。“是、是、是,你雪姨说得对。大家是第一次来吧?”老江头问。
“看你问得,我们这么个环境,谁上你家里来?”李雪银说。
“雪姨、江叔,我们还真是冲你们这块风水宝地来的。我大哥新开了家旅游公司,想进山采风,搞一个新的旅游项目。还靠二老支持哦?”白面郎君把话接了过去。
“你大哥是老板?”李雪银说。
“对了,我刚才忘记给你们作介绍了。”穿地风指着黑头鲨说,“这是我成大哥,这是我刘二哥,孙小弟,我们都是好朋友,跟随大哥创业。”穿地风说。
“年轻人有志气,你们说吧,看你江叔能不能帮上忙?”老江头望了大家一眼。
“其实很简单,我们计划在你们家住个十天八天的,只要二老不把我们在你们这里的消息捅出去,等新的旅游立项搞成,二老就成了大功臣了。现在旅游竞争十分激烈,我们现在策划的地点和时间,都属于商业机密。老二,你先给江叔付2000元现金,算是预付房租吧!”黑头鲨说。
“乡里乡亲的,房子就随便住吧,还付什么钱呢?”李雪银说。“雪姨,你老就不要推迟了,做生意讲个人缘吧,我们兄弟能在江叔、雪姨家落脚,也算缘分,是吧。”尖下巴孙建华说。
“您二老明白了吧,关键是不能泄露我们兄弟的身份。我们的项目搞成了,您发财的机会也就来了。”白面郎君说。
“这事我明白,抢占商机嘛。老头,把嘴捂严点,看彪儿他们多有福气。”李雪银转过身来,“你们等着,我跟你们下碗鸡蛋面去。”屋里气氛活跃起来。


黑头鲨一行在江老头家安顿下来。用钱封住了乡下人的嘴,这一招比使用暴力威胁强得多。如果不是司机田大明突然被抓获招供,或许他们的这一步棋,会令警察费神一阵子。
第二天,穿地风就被派出侦查周边地形。穿地风流窜时曾得人指点,绘画写生还有些三角猫功夫。因而进入月亮湾水库前,白面郎君就考虑到这一点,道具就自然而然地准备了。穿地风那天上飞来峰勘察地形,用的就是这一招。不料下山返回到伴月潭巧遇柳月野浴,触景生情,浅意识地使他拿起画板,勾勒出最美的图画。如果穿地风不是现在这样流窜逃命的身份,或许能使他一作成名。
伴月潭遭村民槐根羞辱,以其平常性格,他穿地风绝对不会袖手被侮,屈于人下的。而他现在却是特大杀人抢劫团伙在逃主犯,朝夕不保,忍便成了第一要素。所以,仍凭槐根收拾,一副傻乎乎的落魄文化人的样子,终于逃过了众人的视线。穿地风伴月潭受辱,也只好闷在心底天知地知了。
柳月的想法不无道理。她和母亲简单地商量了一下,便要去孤岛探听虚实。俗话说,母女连心。柳母知道月儿有重任,不免还是有些担心。柳月考虑到山村通信信号弱,即与母亲约定,24小时内如果不能及时赶回来,那就是事情出现了变故,由柳母自接向铁队报告情况。为避人耳目,柳月探访选择了夜访。
峡谷风云变换,雨说下就下。惊风密雨,空气到凉快了许多。柳月一身青衣,外套了件红色雨装,显得娇媚丽人。那两条不安分的小辫,随着柳月轻盈的步伐悠动着。2里多路程,眨眼功夫就到了。
柳月从水库边乡邻手中借来一只小舟,用篙一点,滑溜溜离岸向库中孤岛驶去。风助雨威,库面旋起了波浪。柳月借风就势,半小时的光景,便靠近了孤岛。要是在平时,出了名的“鬼精灵”会制造小小恶作剧“亲近”老人,可今天她柳月是带了任务来的,任何不经意的举动和疏忽都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。她小心翼翼地拴好船,贴身接近了江老头房沿。
西屋灯亮着。黑头鲨成昊鸹、白面郎君刘小武、穿地风钟彪、尖下巴孙建华正在玩牌。“我说老二,咱们这地方幽静倒幽静,如果万一被警察发现,且不成了瓮中之鳖!”
“大哥你说得没错,老三上飞来峰看地形,也是为咱留条后路。”说话的是老二白面郎君刘小武。柳月屏住呼吸,耐着性子听他们说些什么。

共 17047 字 4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柳月是一个机智勇敢、武功高强的警花。铁鹰、柳月与杀人歹徒们斗智斗勇,顺利解救了人质擒获逃犯,大写了一曲人民警察保护人民。惩治犯罪的凯歌。小说无论是写人,写事,写景,写武打,均张弛有度,生动逼真,游刃有余,显示了作家对文字的高超把握能力。[编辑:猪不戒]
1 楼 文友: 2008-11-20 19: 9:48 真好,柳月还活着 呵呵!读到后面紧张死了 呵呵 学习了
2 楼 文友: 2008-11-20 19:52: 6 文字用武侠的方式,把旧时的武功运用到现在的破案过程中,场面描写比较精彩.唯一的遗憾是作者把事情演绎的太完美了,就如大婶在故事需要的时候成了水上飘,生活在那样一个环境下的女人会那么心细,在柳月还没来到之前就已经知道那伙人是敌非友,而前面并没有描写这伙人的破绽之处
 楼 文友: 2008-11-20 20:5 :51 柳月是一个机智勇敢、武功高强的警花。铁鹰、柳月与杀人歹徒们斗智斗勇,顺利解救了人质擒获逃犯,大写了一曲人民警察保护人民。惩治犯罪的凯歌。小说无论是写人,写事,写景,写武打,均张弛有度,生动逼真,游刃有余,显示了作家对文字的高超把握能力。[编辑:猪不戒]
东方谢谢编辑精彩点评,问好。 让心灵亲近文学,以文学清净心灵。追求“淡雅”,醉心美丽的文字。
4 楼 文友: 2008-11-20 20:57:2 写得好,文字清新美丽,情节动人,很有看头滴 相伴寂寞,不如独自寂寞!
5 楼 文友: 2008-11-21 00:00:57 作者的文字具有诗歌的语言,节奏起伏, 自然.说是一个小说,感觉像是一个电影剧本,故事的一幕幕像是在眼前播放一样,那种画面感很强,在我们的想象里那些人物栩栩如生,增添了故事的趣味性. 天津作协会员。
6 楼 文友: 2008-11-21 09:59: 东方谢谢江山文友李锦恒、寂寞苏三 交流点评,问好朋友。 让心灵亲近文学,以文学清净心灵。追求“淡雅”,醉心美丽的文字。
7 楼 文友: 2008-12-05 21:00:40 “真好,柳月还活着 呵呵!读到后面紧张死了 呵呵 学习了”东方谢谢江山文友阁楼兰 的阅读评论。 让心灵亲近文学,以文学清净心灵。追求“淡雅”,醉心美丽的文字。
8 楼 文友: 2008-12-06 20:2 :1 “作者的文字具有诗歌的语言,节奏起伏, 自然.说是一个小说,感觉像是一个电影剧本,故事的一幕幕像是在眼前播放一样,那种画面感很强,在我们的想象里那些人物栩栩如生,增添了故事的趣味性.”东方谢谢江山文友李锦恒的评论。 让心灵亲近文学,以文学清净心灵。追求“淡雅”,醉心美丽的文字。
9 楼 文友: 2009-04-07 10:51:28 只欣赏了第一页的,精彩!有时间再欣赏后面的。问候东方友。 含泪播种的人,一定能含笑收获。--晚枫
10 楼 文友: 2009-04-07 15:29:09 “只欣赏了第一页的,精彩!有时间再欣赏后面的。问候东方友。”东方谢谢84286888 关注和评论。 让心灵亲近文学,以文学清净心灵。追求“淡雅”,醉心美丽的文字。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
男人小便刺痛吃什么药好
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
孩子消化不良小妙招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